金門 貓村 同學會 花蓮 溯溪 

短篇創作:從頭開始,1
  先說一句題外話,”被流星打到頭”我暫時先收著,以後再說,但這一篇我很有信心。
  到底要算這星期幾失戀我也不太確定,肯定的是星期五中午上完課我從雲林毫不考慮的逃到了林口,高中同學MR.白
到林口的客運站準備接我去龜山,下客運車後一手率性的把包包甩上了肩,MR.白事後說在對面看到我就知道我變了。我站在林口的土地上,用相機照了自己的雙腳踩在人行道上,因為這一趟的意義太大了,吸了半口有點台北味道的林口空氣,抬起頭來看了一眼林口長庚,跟它點了點頭,緩緩的把脖子跟視線扭回現實中,朝KFC爺爺走去。
  「幹!你看起來好憔悴!」這是MR.白的第一句話,我搖搖頭擺出招牌苦笑,上了車,迎著比台北還冷的風到了龜山,肚子跟心裡不爭氣買了吻仔魚粥,吃著吃著眼淚就差點掉出來。玩wii打賭贏了一杯50嵐,保齡球一局五十太貴了只好打撞球,當然還是我9:2大勝,但在加碼最後一局誰輸誰付帳的MR.白特別條款下,我意外輸了檯錢,唉~C’est La Vie。最後還夜衝了一趟虎頭山,說啥可以讓我放情鬼吼鬼叫,到山上真的是快冷死我,行人一大堆就別提了,最該死是只有我跟他男男成對,心中在滴血。
  吃著垃圾食物跟零食配50嵐珍奶,從蔣經國聊到謝志偉;從中壢事件聊到紅衫軍;從國民黨聊到民進黨;從高中聊到大學;從台灣聊到南韓;從網拍聊到我跟他合夥創業,但我們一直很有默契避開我來這裡的主因:我.失.戀.了。
  忽然間MR.白:「你小時候到現在到底是怎麼過的?好玩嗎?」
  我說:「放你的屁,如果好玩就有鬼了」接著是一段長長的沉默。我:「你真的要聽?怎麼?你有興趣?」他很認真看了手錶後點了點頭。
  我咕嚕了一口他家的白葡萄,用力甩了甩頭,想把我腦中的靈魂甩掉,流下了在他家中的第一滴眼淚。「這是一個我花了二十年寫下的故事,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,但在76/2/20開始寫下了故事的頭一個字。」
  那真的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......「你準備好了嗎?」我說。

 

2

陳逸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