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A 周杰倫 隨手拍 防曬 電玩美少女 

短篇創作:從頭開始.2
  我拿起了手邊的白葡萄,小小咕嚕了一口,看到MR.白神色有點在意,我心了暗罵了他一聲。「我跟我家嘟嘟
不一樣,她永遠都可以記得幾歲發生什麼事,誰誰誰穿什麼衣服,反正沒有人記得,就隨她說吧,我才會發明了一句名言──ㄉㄉㄕㄇㄉㄉ!翻成中文就是──嘟嘟什麼都懂!」
  小時候的我好像念師大夜市附近的蒙特梭利班,對那邊完全沒有印象,因為我不是嘟嘟,只記得很討厭去上學,還有我娘把我送到班上要離開時,我會哭到爆炸,還會抓她頭毛。那邊一學期就被我搞定了,幼稚園嘛~不上也罷,這是我波折求學的第一段,但我完全不知道我的未來也是如此。
  後來中班跑去念離家近的竹林幼稚園,我是中甲班跟大甲班,這邊總算順利念完,本來只念半天班,不知道為啥某天開始忽然變成念全天班,開始要用睡袋跟吃便當和下午點心。我記得那個老師叫陳淑媛老師,把全班分成三組,成ㄇ字形,有一首歌我到現在還會唱,在要全班轉過來面對黑板的時候她就會彈。
  「小椅子轉過來~小椅子轉過來~1234567。」我大聲唱了起來,當然是被白了一眼。拿起那瓶不屬於我的白葡萄,是心碎還是酒醉?最後咕嚕了一口,嘴大吃四方,我看到MR.白臉上是心痛也是心酸,再怎麼說酒還是要錢的!
  有好多的名字我都還記得,那個跟我一起在等校車就拼命寫作業的柯俊羽,他弟叫柯俊佑;那個吃飯永遠都第一快的廖彥昇,那個她家開油漆店的邱必芬(忽然覺得這名字還滿炫的),還有一個叫齊婕瑜的女生,ㄟ~你們好嗎?
  但是在有校車坐回家之前,我可是做了好幾場惡夢。大家有睡袋,只有我用小叮噹枕頭和紫色大毛巾,這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,全世界都有睡袋但你沒有,那你一定是個怪胎或是異類,就好像全世界泳褲都穿四角了,只有你一個人穿著大紅色三角泳褲是一樣的道理。還好那時候同學心機沒那麼重,上課不會排擠我,只是睡覺會碎碎念。
  人生中頭一次知道自己很笨,不是因為我不會感冒,是因為我永遠都不記得我要搭第一批還是第二批的校車,有一個萬無一失的聰明方法,我搭第一批車子佔位子不犯法吧?反正第一批車子永遠會回到學校載第二批小鬼,一定不會漏了我。當時以為宇宙世界第一超級無敵聰明的,但無數次與同學分別的痛,卻又馬上在幾十分鐘後相逢的錯愕無言與喜悅,「喔~原來我是第二批的小鬼。」當時我是如此自言自語的。
  這只是兩場惡夢,其他的勒?竹林幼稚園可是讓我有超多惡夢的呀!

 

3

陳逸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