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紀妍 吳建豪 畢業旅行 幸福水漾 宮崎葵 

短篇創作:從頭開始.3
  「我早就知道你很白癡了,這一段我並不意外,但你白癡得很可愛。」MR.白說了一句很有禪意的話,重點不在於我很白癡,也不在於他不意外,重點在於他才跟我認識六年,居然就可以知道十五六年前的我很白癡?!
  我邊用著雞爪功去佔領他洋芋片的領空邊說:「廢話!這二十年一路走來,始終如一,貫徹著愛與真實的邪惡,一直當可愛又不迷人的反派角色,現在我厭倦了可愛路線,那並不討喜,我也不是松浦姐姐或是星野阿姨。」Hey~you!你知道讓我決定不走可愛路線是多麼痛嗎?
  「你要聽就惦惦聽。」我長舒了一口氣,但這口氣好像偷掉了我的精神。
  喔對!那是個惡夢,那真是個惡夢!忘了為什麼,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放學要等我娘來接我回家,連校車都不用坐了,每天四點放學,只有一個傢伙跟一個最後要關門的值日老師站在門口望穿秋水,不然就是那個傢伙騎在限重30kg的小瓢蟲一類的上面,值日老師在旁邊餵蚊子。可是我娘在師大,四點才下班,一路飆車回中和也要半小時以上,意思就是全幼稚園只剩下兩個人,那是一種小朋友都會懂的詭異。
  還記得我有說點心對不對?我真的不喜歡吃甜湯,到前年才開始帶著微笑喝紅豆湯圓湯。但幼稚園最簡單又讓大家喜歡的點心是啥?布丁?太貴了。玉米湯?煮起來太耗工。貢丸湯?同學的爹娘看到自己念私立幼稚園的小鬼喝貢丸湯,他們不氣死才怪。那最有誠意,煮起來又簡單的東西是啥?當然非甜湯莫屬。
  可是在沒交女朋友之前,喝甜湯真是要了我的命,什麼紅豆湯、綠豆湯、薏仁湯......真是我的罩門。好在我有勇氣坐在原地,不去排隊領甜湯(相信我,真的要有勇氣,因為你又變怪胎了),有一天下午被中乙班的老師發現了這不能說的秘密,那一天輪她值日,她居然跟我娘告密!!還用了一個我忘不了的字眼──他”好奇怪”唷,都不吃點心。
  我說大嬸呀,您給小的留點面子嘛~。


 

1

陳逸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