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漠甘泉3月12日~3月18日
《荒漠甘泉》三月十八日 2010年03月18日10時18分 (PST) 改變字體大小 [-] [+]
「耶穌仍不回答。」(聖經馬可福音十五章 5 節)
聖經中很希奇的一幕,就是創造天地的主,一聲不響地站在誹謗祂的人面前受冤枉。 祂可以運用祂的能力向他們一看,或者向他們出一聲責備,就使他們倒在祂的腳前。 但是祂不動聲色,任憑他們作惡妄為。祂站著是表顯神鎮靜的能力 ── 神無聲的羔羊!
我們也當有這樣的鎮靜。這樣的鎮靜可以給神機會替我們工作,給我們平定;這樣的鎮靜就是停止自己的謀劃和活動,摒除自己的智慧和成見,讓神單獨去應付人們的攻擊。多少時侯,我們失敗,就是因為沒有神的鎮靜。我們會用自己的智慧和力量來自衛, 頂不會用神的鎮靜來得勝。神啊,給我們你的鎮靜! ── 信宣(A. B. Simpson) 
《荒漠甘泉》三月十七日 2010年03月17日13時58分 (PST) 改變字體大小 [-] [+]
「住在那裏,等我吩咐你。」(聖經馬太福音二章 13 節)哦,不安定的心哪!你跳得多麼厲害,撞在環境的鐵欄上,想衝出去到外面更寬大的場地去工作。靜下來吧,讓神替你安排你的日子吧!今天的忍耐和信靠,就是將來神差你出去作大事業的預備。--選
《荒漠甘泉》三月十六日 2010年03月16日09時25分 (PST) 改變字體大小 [-] [+]
「這事以後,耶穌出去,看見一個稅吏…坐在稅關上,就對他說,你跟從我來。他就撇下所有的,起來,跟從了耶穌。」(聖經路加福音五章 27、28 節)
馬太的奉獻是一個非常的奉獻。他是一個稅吏,有錢可撈、有勢可依。可是主耶穌只說了一聲「你跟從我來」,他就撇下所有的跟從了耶穌。這是何等少有的事呢!
主並沒有給他更高的職位、更豐厚的薪水。我們頂願意捨棄,如果我們能賺得更多。馬太卻不然。他明知一跟從了這拿撒勒人耶穌,一生的名就此斷送,並且還要遭人輕視,可是他情願跟從耶穌。這是何等難能的事呢!
他跟從主耶穌,就是無形之中承認他以往生活的錯誤。而且,他以前的同伴,不免給他許多難堪的譏諷嘲罵。可是他並不顧慮這些,他甘心跟從主,這是何等不容易的事呢!
他跟從主後,「為耶穌大擺筵席」(29節),歡歡喜喜的接待他所跟從的主。許多人跟從主是忍痛的、不得已的。許多人跟從主是硬著頸項、咬緊牙關的。許多人跟從主是流淚、嘆氣的。能夠甘心跟從主已是少有,能夠樂意跟從主更是罕見。馬太不只甘心,且是樂意,這是何等可貴的事呢!主今天仍盼望在我們中間找見馬太。-- 選 
《荒漠甘泉》三月十二日 2010年03月12日17時56分 (PST) 改變字體大小 [-] [+]
「那一晝一夜,耶和華使東風颳在埃及地上,到了早晨,東風把蝗蟲颳了來。……於是法老急忙召了摩西、亞倫來,…… 耶和華轉了極大的西風,把蝗蟲颳起,吹入紅海,在埃及的四境連一個也沒有留下。」(聖經出埃及記十章 13、16、19 節)
我們看神怎樣利用暴風來拯救以色列人脫離殘酷的法老;還有神在表顯祂最大的神權時 ── 神最後一次對付埃及的軍隊 ── 也利用大東風(聖經出埃及記十四章 21 節)。
當時以色列人都以為他們的處境太奇怪、太殘酷了 ── 前面是紅海,後面是追兵,兩旁都是高聳的山巖,斷絕了一切逃生的希望。以色列人在這時侯只能夠仰望耶和華的拯救了。
可是祂的拯救是大東風。這真出他們意外。可怕的風加增他們的驚慌,四周的寒冷凍得他們戰慄。他們怨神的拯救無非催逼他們死得快一點。恐怕那時他們全營的呼聲是:「我們死啦!埃及人追及我們了。」
正在絕望的時侯,榮耀的勝利來了。吼聲可怕的東風把浪擊退,把海吹乾,以色列人向前走去,進入神的保護和慈愛中。兩旁是水晶的牆,前面是耶和華的榮光。終夜都是這樣;到了天一亮,最後一個以色列人也上了岸,大東風的使命便完成了。
於是以色列人向耶和華唱歌說:「成就祂命的狂風…都當讚美耶和華。」(聖經詩篇一四十八篇 8、12 節)
「仇敵說我要追趕,我要追上,我要分擄物…你叫風一吹,海就把他們淹沒,他們如鉛沉在大水之中。」(聖經出埃及記十五章 9、10 節)
當他們歡唱讚美的時候,才明瞭大東風的拯救。今天神給我們的拯救,恐怕我們也看作以色列人的東風。我們只看東風可怕的一面,不看神的信實。我們是誰,能測度神的奧祕呢?可是等到事情過去了,我們就會看見神的能力和恩典。到有一天,我們要站在玻璃海上,拿著神的琴,與眾聖徒一同唱神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,說:「眾聖之主阿,你的方法義哉、誠哉。」(聖經啟示錄十五章 3 節直譯)-- 披爾斯(Mark Guy Pearse)  《荒漠甘泉》三月十三日 2010年03月13日17時59分 (PST) 改變字體大小 [-] [+]
「眾聖之王阿,你的方法義哉、誠哉。」(聖經啟示錄十五章 3 節)
在患難中經歷很深的司布真師母說:
有一天的晚上,我獨自坐在椅子上休息;雖然室中很光亮,但是我心靈中有一層黑暗罩著,使我不能看見甚麼。我也不覺得主的手攙住我,我好似滑跌在傷痛中。我憂憂愁愁地自問說:「為什麼我的神如此待祂的孩子呢?為什麼祂一直把銳利的痛苦加給我呢?為什麼祂應許纏綿的軟弱來攔阻我去事奉祂呢?」
這些煩惱的問題立即得到了答覆;頂希奇,答覆我的是一個特異的聲音,用不著翻譯的人,神在我心中輕輕地替我解釋。
室內寂靜了好久,我忽然聽見一聲清幽悅耳的樂音,很像窗下知更雀的歌聲。
這是什麼聲音?決不會是知更鳥在那裡唱歌,因為這是寒冷的晚上。
又是一聲。這次我才發現:原來是壁爐口一根橡樹枝,正被猛烈的火焰焚燒著,從裂口中發出那個好聽的音樂來!
此時,我發生了一些感想:當這根樹枝嫩綠青翠的時侯,許多歌鳥遊歇其上,唱出美麗的調兒來,祂就把那些歌聲收集起來,含蓄在裡面。後來它漸漸老了,樹枝漸漸硬了;那聲音便永久被封住在裡面了,直到猛烈的火焰燒毀了它的堅硬,久囚的音樂才被釋放。
啊,照樣,神用痛苦的火焰燃燒我們,原是要從我們久寂的心中抽出讚美的歌聲來,叫我們的神得著榮耀!就在此時,我得了安慰。
恐怕我們中間有幾個很像這根橡樹枝──老、冷、硬、麻木,我們不會發出讚美的聲音來,如果沒有火的催逼。如果苦難的火焰會叫無情的冷心得到溫暖,願爐中的火焰較前加旺「七倍!」 ── 選 《荒漠甘泉》三月十五日 2010年03月15日09時17分 (PST) 改變字體大小 [-] [+]
「你這蟲雅各……不要害怕……我要使你成為有快齒打糧的新器具。」(聖經以賽亞書四十一章 14、15 節,英文聖經直譯)
蟲與快齒的器具怎樣可以相比呢?蟲是多麼軟弱,給我們石頭或車輪一壓,就會壓得稀爛;快齒的器具是多麼堅強,甚至能「把山嶺打得粉碎, 使岡陵如同糠秕」(15 節)。但是全能的神能使蟲成為有快齒的器具。神能使個人或民族,藉著祂的靈,從蟲的軟弱變到快齒器具的剛強, 在歷史上留著很深的痕跡。
所以我們這些渺小的人不要喪膽。全能的神能使我們在四圍患難的環境中變成剛強。靠著祂的力量,我們能叫我們的環境向我們屈服,向我們進貢。我們甚至能隨便抓住一個黑色的失望,把它劈開來,從其中抽出恩典的寶石來。神也能給我們像鐵那般的意志,所有的難處都能迎刃而解,猶如堅土遇到鐵犁那樣鬆散。神既說:「我要使用你……」祂豈會不如此行呢? ── 喬懷德(Dr. Jowett)基督建造祂的國度,都是用地上破碎的東西建造的。人們所要的是強健的、成的、勝利的、不碎的。但是神所要的乃是在地上不成的、失敗的、傷心的、軟弱的。天上充滿著地上破碎的生命,沒有一根壓傷的蘆葦是基督所不能恢復的。祂能使一個被痛苦、憂愁所壓傷的生命,變成一架彈出讚美的音樂來的古琴。祂能把地上的失敗變成天上的榮耀。 ── 密勒(J. R. Miller) 

 

3

陳逸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